银川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人物

误入乱世的仁慈之主揭秘三国益州牧刘璋

发表于:2019-10-25 04:06:37 来源:银川历史网

  误入乱世的仁慈之主:揭秘三国益州牧刘璋

  刘璋虽然是三国群雄割据时代的“群雄”之一,不过从来没被看好过曹操、刘备青梅煮酒,评论天下群雄,将刘璋定性为“守户之犬”,连“人”的资格都没有诸葛亮在《隆中对》中也稍带着评价了一下刘璋,说刘璋“黯弱”,“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他“不能守”可见这个“守户之犬”,就是连“守”的职责也不能尽到这两个三国英雄金字塔顶上的人物,作出的这种没有与后来事情发展相违背的评价,基本就算是盖棺论定了翻尽史书,的确没有找到与二人意见相左的评价,区别也仅仅在于语气的轻重而已

  络配图

  我也认同这个评价,尤其是在以前原来看三国,总是站在谋略、机智的角度来评价,为的是让自己心中热血纵横,充满指点江山的慷慨激昂情绪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刘璋的印象,实在是觉得乏善可陈而如今,也许是年龄增长,性格锤炼,也许是思维与现实反差太大,心气渐冷的缘故,倒是和失败者刘璋产生了一些共鸣就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刘璋的传记,用心梳理了一下,就完全不再是守不住门的“守护之犬”的感受了,而且心里还涌上了些许温暖,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好人的特征之一就是看人往往是好的,也就对他人少了防备,对事情少了敏感刘璋就是这样比如明明生在宗室之家,是天经地义的“皇叔”,而那会儿满世界传扬的“皇叔”却是那个卖草鞋的刘备,说明刘璋不善投机;他父亲刘焉有当皇帝的念头,打着“为天子守边”的旗号入蜀,一堆外人辞官跟着去,他却被蒙在鼓里,说明对自己父亲一直没往“坏”处想,对什么当皇帝没太大兴趣;明明知道在董卓把持朝政的朝廷,皇帝不招人待见,他还偏偏就往皇帝身边凑,成了皇家车队队长,肩负保镖工作,成了保皇派,说明他不趋炎附势;明明大家都知道这个闯荡江湖多年的刘备不是个善茬,他却还是相信兄弟情义,请他帮忙讨伐张鲁,说明他重情如山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建安十九年,刘备围困成都时,在“城中尚有精兵三万人,谷帛够用一年”,且“吏民咸欲死战”的情况下,刘璋却果断地放弃权力,说出让“群下莫不流涕”的真心话——“父子在州二十余年,无恩德以加百姓百姓攻战三年,肌膏草野者,以璋故也,何心能安”而出城投降这也说明了权力于他,一直不是不可替代的“核心”利益,他考虑的还有他人、有百姓

  当然,作为一路诸侯,刘璋也要在权力争斗中过日子,有时也难免拿出杀人的招数但即便弄权,即便杀人,也找不出刘璋在人格上的明显污点比如说弄权,刘焉死后,益州无主,从哪个方面讲,也是轮不到刘璋的,因为有三哥刘瑁老大老二被朝廷杀死了,轮也轮到老三了,更何况刘瑁是刘焉直接带到益州的,娶了后来成为刘备皇后的吴氏——那是据说必定要当皇后的女人,是刘焉摆明了的继承人但刘焉死后,能够和朝廷沟通的权力,落到了他当初的追随者“州大吏”赵韪手里赵韪是益州士人的代表,不喜欢一个强硬角色颐指气使,于是“贪璋温仁,共上璋为益州刺史”刘璋赢得不费力气,也很侥幸,算是运气好再就是和他的扶持者赵韪的争斗赵韪贪图刘璋“温仁”,是为了自己弄权,没想到刘璋太过“宽柔,无威略”,不能阻止刘焉带来的那批东州人“侵暴旧民”,让作为益州士人的赵韪很郁闷,于是“阴结州中大姓,与俱起兵

  ,还击璋”一时之间,“蜀郡、广汉、犍为皆应韪”刘璋的处境非常危险,在这种被动局面下,被迫选择了抗争依赖东州士人进行了殊死战斗,保全了成都,而赵韪竟被其部将庞乐、李异所杀这两次争斗虽然胜利,但胜利的有点莫名其妙,没看出刘璋有什么过人之处,自然也没看出刘璋用了什么阴谋手段

  络配图

  再说杀人,也有两个一个是张鲁的母亲张鲁母亲蛊惑刘焉称帝,鼓动刘焉出钱出兵派张鲁进驻汉中,到了汉中却自立山头,不听指挥刘璋没辙,把张鲁母亲杀了一个是刘备收买的内奸张松刘璋对张松是极其信任的,把益州的前途命运押在张松的出使上,没想到张松是抱着把益州卖掉的动机去的,卖给曹操不成就卖给了刘备刘璋气急,把张松杀了杀这两个人,可以作为刘璋政治上缺乏手段的证明,但更表现了刘璋这种好人在面对阴谋诡计、阴险反复时的无奈他希望好心得来好报,明明好心对你,却得到恶果对白眼狼,刘璋也愤怒杀这两个人时,没有一个求情的,揭发张松的,还是张松的哥哥,足可以说明这两人的行为,在当时的主流价值观里,的确该杀刘璋并没有因为杀了两人,而招致道德上的埋怨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证明刘璋是个地地道道的好人这种好人的品质,对于一个在乱世掌握了足以自保的人力、物力资源,占据了地利的良好条件的诸侯来讲,是很难得的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崇拜权力,对权力的热衷就像牛虻对血的热爱,一旦到手之后就会死命抱住,无所不用其极,别说什么道德底线,即便搭上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但对于整个国家、民族来讲,谁掌握权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否用权力来造福于民而这个造福,在生产力尚不发达的古代中国,很大的一点体现在人口上因为那会儿没有计划生育,过上好日子,谁不想多活几年多生几个呢尤其是在乱世,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命运的时刻,能够保存人口血脉是功德无量的,其福荫延绵也不是什么气节可以换来的现在我们看三国英雄光彩照人,可又有谁知道这光彩照人的背后有多大的危机三国前夕的公元156年,也就是汉桓帝永寿二年,全国人口已经超过五千万人而在蜀亡时,据钱穆《国史大纲》记载,全国人口只有七百余万人,不到盛汉时南阳、汝南两郡的人数七百万和五千万的差距是什么五千万能做到混乱一百年,少数民族不敢窥视七百万能做到即便大一统的晋也很快分崩离析,少数民族不断涌入在中原肆虐,一直持续到四五百年后的隋唐,就连隋唐,也是少数民族血统的统治者建立的这就是人口锐减的遗祸

  这种人口锐减,固然有瘟疫、黄巾、董卓的因素,但那些标榜为英雄的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们,又何尝不是背负了累累血债掌握了话语权的他们有时也会哀叹“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但在维护权力时,又何尝在生命面前手软过相反,被斥为“守门之犬”的刘璋,一直以来在蜀中“宽仁”,就连诸葛亮也不得不承认刘璋治下的蜀中“民殷国富”,这难道不是刘璋的政绩尤其是在自己的权力和别人的生命的抉择中,毅然而然的选择了别人的生命,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好的统治者吗

  络配图

  按当时的逻辑,刘璋的确不如刘备,若单纯的算一场仗,刘璋也的确是在造福按照《隆中对》的规划,对刘备而言,益州是志在必得的,以诸葛之智,马超之勇,尽管成都有三万精卒,吏民同心,也仅仅是个时间问题一旦城破,玉石俱焚,伤亡估计至少也要五、六万刘璋一降,五、六万人不用死了然而刘备、诸葛亮治下的蜀中,仅仅一个夷陵之败,就把刘璋省下的耗光了,再加上多年连绵的战争,让“民殷国富”的益州,竟然穷的叮当响虽然诸葛亮余威尚存,但一个为求自保的邓艾,来了个千里跃进,就让蜀国亡了,色厉内荏的本质暴露无遗,能比得了刘璋治下“吏民咸欲死战”的益州吗

  刘璋,就是一个好人也许曹操,司马懿之流是会嗤之以鼻的,因为他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会恶劣到采用屠城这种方式;刘备那样的也仅仅是当作一种旗号,虽然处处示人以忠厚善良的菩萨心肠,实际行的却是雷霆万钧的霹雳手段表面推崇,暗地里窃笑无能罢了但芸芸众生、凡夫俗子,是需要一个害人害己,推崇治国手段、外交智慧、军事韬略的伟人,还是要一个利国利民,“咸欲为其死战”的代理呢

  这也是一个选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餐饮门店管理系统
经常拉肚子要怎么调理